關於部落格
兩腳踢翻塵世浪,一肩擔盡古今愁。                 
我在yam天空部落格紀錄關於我在股海沉浮的一切。操盤日誌,純係個人工作記錄,與投資觀點,與任何人無關。投資理財有風險,一切投資操作上所產生之盈虧結果,需自行負責,在此提醒您小心謹慎!
  • 13379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7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追蹤人氣

學術界應誠實看待自己「不高尚」的這一面

 
學術界應誠實看待自己「不高尚」的這一面?根本是笑話一場?!先別提那些一般般的教師(包括講師、助理教授、副教授和教授們),光是那些權力在握的「高尚人士」,若非自身權益被傾軋,才會大聲嚷嚷捍衛公平正義,否則,有誰會認真面對此事?!
此等醜態畢露,讓人不齒的情境,咱也曾經身歷其中,目睹這種大學殿堂裡的可笑又可恨的現象,......當他訂定考績考核辦法時,只是便宜行事的制定「絕對沒有公平正義」的陋規時,他絕對沒有想到才僅僅一年後,他就去職離開那個高高在上的權力圈子,這時,面對自己訂定的考核辦法時,卻大聲喊冤:不公平!咱就當面嗆他,這個辦法不是你自己訂定的嗎?你當時怎麼沒有想到「不公平」?
他可曾捫心自問,這個考核辦法逼走了多少同仁?也暗藏了多少不堪聞問的造假情事?而且因為這些造假情事,連帶著這其中又向國家詐騙了多少的研究補助經費?!
再來,談談這些所謂的論文審查機制,其組成成員的素質如何?真能經得起檢驗嗎?尤其是第一關的內審制度,其組成委員的研究領域與競業態度,真的就會比較專業與高尚嗎?
衡諸歷史,每當人性澆薄,道德崩毀之時,也差不多是改朝換代的洪流巨輪,迴轉向前的關鍵時刻!




 

學術論文造假事件擴大,國際間鬧成「台灣之恥」,國內則連教育部長蔣偉寧也遭波及去職。但社會的質疑聲浪未止,最值得追究的是:這僅僅是一個程序疏失問題,還是蓄意作弊問題?是個人道德問題,或竟有結構共犯存在?

傳統的士大夫階級,是社會的智識領袖和道德表率。但檢視台灣學術界現況,從稍早的國科會研究費詐領事件,到建築教授蔡仁惠幫遠雄行賄葉世文,到今天的論文審查造假風波,大學教授們真該誠實面對學界並不怎麼高尚的這一面了!

論文抄襲,或研究資料造假,這類事件古今中外有之。近年最「經典」的例子乃南韓的生物學家黃禹錫,對幹細胞的研究使他成為南韓的民族英雄,在首爾大學成功培育出全球第一隻複製狗,被美國「時代」雜誌評選為「二○○五年最令人讚嘆的發明」榜首,甚至被捧成有望為韓國拿下諾貝爾獎。這種等級的學者,最後卻被揭發多項研究結果造假,甚至私人挪用了政府投資的巨額研究經費。黃禹錫後來被判刑十八個月遭緩刑。只能說,各個領域裡都有走捷徑、鑽漏洞、利欲薰心、不擇手段的敗類,學術界也不能倖免。

這次陳震遠事件爆發,檢視其中造假的過程,稱得上程序複雜、精心策劃,絕非「疏失」二字就能解釋。結果,不僅他個人名譽掃地,還牽連到期刊主編下台,蔣偉寧難逃下台去職,仍未獲社會諒解。其間,蔣偉寧確有交代不清的情節:與陳震遠是否熟識、見過幾次面,其實無關緊要;關鍵的是,自己署名的論文,到底研究上親力親為到什麼程度?是隨便掛名的「搭便車」行為?還是混入其他共同作者來「雨露均霑」?這種問題不可能用「不清楚」、「不知情」就矇混過去。蔣部長一開始還堅稱自己是無辜受害者,最後辭職下台,顯見自知必須扛起責任。

這次事件是因國際學術期刊的嚴格調查才告曝光,弊情俱在,當事人只能「認了」。但一葉知秋,其中情節反映出學界的一些黑暗面,其實眾所周知。例如論文共同掛名之「不可說的祕密」,從研究助理到名牌教授,都可謂習以為常;至於「同儕審查」流於派系相互包庇,「我罩你,你罩我」,乃至學閥壟斷研究經費之「包山包海」、「大包轉小包」等行徑,哪一個不是學術界的「約定俗成」?不願同流合汙的學者,在申請研究經費補助時只好「斯人獨憔悴」;但更普遍的則是,學界眾人慢慢也就臣服於這樣的「潛規則」了。

學界陋習,凸顯出弱肉強食、權力傾軋的風氣,不管是出於名利競逐的私心,或環境壓力之情非得已,事實上,和政壇鬥爭、企業界「人吃人」的景象並無二致。這本是人性軟弱的一面,有些人甚至會用「適者生存」來解釋。但社會對知識分子到底有不同期許,知識分子「心懷天下事」的自我期許也應該標準更高一點。前兩年的國科會詐領研究費事件爆發後,很多不堪的情節才公諸於世;例如,研究儀器費用變成液晶電視搬回家,助理費變成自家親友的人頭充數,甚至還有廠商協助報假帳、開假發票等情節現形。雖有人諉稱這是緣於學界的「歷史共業」,最高法院對相關案件也作出「教授不具授權公務員身分」、不成立貪汙罪的認定,但部分學者原來也是「能貪就貪」的形象也已無可挽回。再加以台大等校在教育部「五年五百億」計畫下,僅碳粉墨水匣費用就花了一億一千多萬元經費,而遭監察院糾正等事件為例證,知識分子曾幾何時已淪落到花納稅人錢「先天下之樂而樂」的境地?

學術界以往受光環效應籠罩,享受了不少尊榮禮遇,甚至「學而優則仕」的便利。但如今證明此輩「也是凡人」,醜聞接二連三爆發,揭開了學界並不比別人高尚的這一面;就算難期待學界應有高人一等的道德使命感,但至少應受專業倫理和法律底線的規範。社會上對學者們「仰之彌高,望之彌堅」的崇敬已漸褪去,學界實應自清和自律,不要留下「象牙塔裡到底有多少黑暗祕密」的疑問。

【2014/07/15 聯合報】http://udn.com/
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